揭晓!《心经》中的“大神咒”原来有这等含义

揭晓!《心经》中的“大神咒”原来有这等含义

2018-03-01 09:16

  《心经》是六百卷《大般若经》的精华所在,是般若类经典的代表与核心,是一部超越教、超越哲学的生命之圣典。

  自《心经》诞生以来,注解《心经》的版本有很多种,大多数都是由教人士注解。当代著名生命学家、东方生命研究院创立人潘麟先生撰写的《直指生命的线月出版),首次从生命科学角度阐述《心经》之智慧真谛,使读者以全新的角度重新认识东方文化。

  潘麟先生撰写的《直指生命的》,在“生命与国学”头条号专栏连载中,敬请关注。

  咒语,又名“如实语”“”“总持”等。“如实语”的意思是说,此类语言是最真实的语言,不是虚语、妄语、无意义语等语;“”也是最真实语言之义;“总持”是指言简意赅、提纲挈领之义。

  时间最早,也是历史上最主要的印度语言是梵语。为什么叫“梵语”?因为这种语言,印度人确信是印度神之一的“大梵”创造的语言。故这种语言在印度目中,是最能表达、最能显示诸神秘义的语言。这种语言的每一个音符,每一个单词都是梵天大神之语,每一个发音都是梵天大神之音。故这种语言是最实的语言,简称“”。最初原意是指一切梵语梵音,这也是咒语最初之义——一切梵语皆是咒语,一切梵音即是咒音。所以,梵语梵音是沟通、洞察、无明与业力、开悟的不二,印度人视梵语为神语、、之语,神圣至极。

  佛教诞生时,梵语已在印度存在两三千年了。入灭后,们进行了几次结集经典,即将的书写成。在入灭后约五百年,结集的经典所使用的都是讲《心经》之处——灵鹫山所在的摩揭陀国的国语——摩揭陀语。据信,时使用的语言,就是摩揭陀语。摩揭陀语很快演变为巴利语(Pali)。故小乘佛法中的经律论三藏,使用的全是巴利文。摩揭陀语和其后的巴利语,都是当时印度最富庶的恒河中下游地区的方言俗语,梵语在印度是高级的和上层人士使用的学术语言、教语言。相对于梵语而言,所有方言俚语都是来源不明、内涵浅薄的俗语,难登大雅之堂。直至前后,大乘佛教出现,大乘经典几乎全部是用梵语写成,大乘僧人也全部使用梵语为传教语言。

  我们中国人一听到佛教,就会很自然地与梵文联系起来,以至于为,所有的都是梵文书写的。其实只是大乘经论,几乎全部是用梵文书写的。

  1.所有梵语皆为神语,皆为沟通、洞察、无明与业力、开悟的神语,故所有梵语皆为线.梵语中精要之处,皆需多次乃至一生反复读诵思悟。这种需要反复读诵思悟的语言和语句,称之为线.梵语中只有特殊音符,不是词句的部分,称言(咒语)。据信,念诵这些特殊音符,可产生与神沟通、袪病消灾、增福增智、净化和成长身心、增长禅定与觉知等不可思议之功效。

  大乘佛教显(又名汉传佛教)多取(咒语)的第一和第二个意思,大乘佛教密(又名藏传佛教)多取(咒语)的第三个含义。因《心经》属于大乘佛教的显,故《心经》中的咒语,同样是指第一和第二个含义。

  “是大神咒”,“大”是广大深邃、无所不包之义;“神”是难测、不可思议之义;“咒”是精华骨髓之义。大神咒合于一起之义,即此《心经》之教授,是广大深邃、难测的般若之精华所在,灵魂所在,骨髓所在。

  “是大明咒”,“大明”是相对于暗昧无明而言。“大明”即大,也即之义。般若就是自觉,就是圆觉,就是,就是普觉等。包括《心经》在内的般若类经典,自然是关于大之教授与开示。

  “是无上咒”,包括《心经》在内的般若类经典的,是乘性之极谈,内外通透,毫无隐曲。于《心经》之中,畅谈般若空性之道,超越一切封限、暗昧、隐曲、、梦想、挂碍和。故《心经》之教授是无上之教授,是究竟之教授,“故知般若波罗密多是无上咒”。

  “是无等等咒”,“大神”“大明”和“无上”三语,已将包括《心经》在内的般若经,给予了的地位和终极赞叹。“无等等”之义是:无论你将想象力发挥到什么程度去极尽形容之词,《心经》都比你的形容和赞美,还要再乘以万倍、亿倍,乃至倍。“是无等等咒”的意思是:《心经》和般若经的价值和意义,无论是,还是想象之物,无有与之相等者,无有与之媲美者。

  如《心经》这样的终极、、之教授,可令学者当下开悟,成就佛道,故《心经》“能除一切苦”,乃无上之“法宝”——不可以金银计,不可以价值计,不可以算数计。

  ,这句的字面意思是:上述一切,都是至真之语,是生命和之语,是如实之语。但其更深一层的含义则带着一些悲凉,观世音为了令信心坚定,道心稳固,于是带着点发誓赌咒的语气对大众说:请大家放心地相信我好了,我不说假话,谁说假话谁是小狗,我上述说的句句真实。请大家再勿生疑,那的确是我的无上之,无上之教授。请大家相信我吧!

  观世音的确是慈悲之,通体内外皆为大慈大悲之。为了让我们这些多疑、性劣之,得生实信,得生,于般若圆顿中,无需次第,当下证入涅槃。为受用故,在教授般若时,真可谓字字带泪,句句带血,苦口婆心,悲悯之极。我们于“真实不虚”四个字中,读出了难以言喻的无奈与悲心,很像一位操碎了心的慈母,在苦苦规劝逆子,万勿一错再错、快快回头时的那种无奈与悲心。